开放空间问答

时间:2016-02-22 11:08:12 点击: 【字体: 收藏

Q:在引导的过程中是否要对语言有预先的设置?

哈里森:我没有刻意准备,就是随心,想把说的话说出来,我没有刻意设置过哪个环节该怎么说。我第一天讲了喝酒的故事。有一次我主持一个挺大的会议,两三百人,当时我特别害怕,于是便坐下来喝点酒。当我喝下第二杯酒时候,想到一个问题,当年我在西非工作时候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大家这样坐成一个圈子就开始讨论了;然后第二个画面进入了我的脑海,我们谈什么呢?如果每个人都有想说的话,想说的议题,那怎么办呢?第三个画面就像一个市场,比如你卖东西,我付钱换来物品这样的画面。在这种市场的运营里,买卖东西没有人组织,但是运行非常好。这三个画面是我所有的设计:首先大家坐成圆圈,接着大家提出话题,贴到板子上,然后让这个市场运转就好了。其实在这个星球上,每个人,除了很小的小孩子,大家都有过聚集在一起,谈论非常感兴趣话题的经历。所以我不用刻意解释什么,大家都知道怎么做。我在这里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把大家邀请来,聚集在一起,让他们做愿意做的,会做的事情,这就是全部。我在开场时候,做的发言其实很简单,邀请大家来,提出你们的话题,然后大家把话题贴上,系统运转起来后,这就是全部了。你可能会疑惑,为什么我们要花三天学习开放空间呢,其实当大家打开门进来的时候,你们就知道怎么样打开这个空间了,所以,有时候这就是答案。我这样的答案可能会引发更多的问题,欢迎大家提问。

 

Q:在做引导时候,有时候大家会有一段沉默的时间。但是往往沉默会被主办方质疑,他们会觉得这个场面下沉默有些尴尬,想问怎么样处理这个沉默?

哈里森:我想说的是,“银主”真的是好可怕呀。这其实是开放空间最令人享受的地方。当有些人把话题发布完后,问问大家还有人要发布话题吗?等一会儿又有人来发布话题,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候。“银主”是很容易害怕的。“银主”的害怕是由于他有所期待。其实在开放空间中大家展开讨论,里面有两种力量,有人认为会遇到很多障碍,有人的热情是很高涨的,他们认为开放空间里面什么都可能发生,而且我们会迎接很大惊喜。这两种力量互相作用着才有这个空间。这种寂静,这种等待的过程,不仅是美妙的,而且是很有必要的。在我30年的开放空间引导的过程中,我从来没有遇到没有参与者的情况,总是会有人来的。跟我的经历相比,你们的经历是有更多的积极的参与者。这种寂静会创造一种“容器”,“容器”中是我们的热情和责任感。所以我们要清楚的是,是两种力量打开这个“容器”创造了空间,而不是我们人创造了空间。有的人会焦虑两种力量,想把这两种力量快速的结束掉,如果快速的结束掉后,其实这个空间也就被打破了。但是现实中就是有很多人想帮助别人,想要做更好,想要积极营造空间,恰好,就把这个空间打破了。

 

Q:开放空间背后的原则和法则有什么故事吗?

哈里森:其实这些原则和法则是一直都有的,只是起初没有把它列出来而已。当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应用开放空间讨论事情时候,会出现很多很搞笑的事情,会有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;有时候就只有那么两三个人来一起讨论,所以这些来的人就是合适的人,就是原则这样;又有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特别完美,特别棒的日程,但是这个日程总是不能按时完成,不过你会观察,会场是非常好的,比你之前设计的还要好,所以这就是原则,原则和法则就是这样产生的。他并不是说我们期待应该发生什么事情,或者我们必须做什么事,而是说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应该发生的事情。尤其是两脚法则和蜜蜂与蝴蝶的那一条,我们在会场中会发现有些人就是坐不住,参与这个组的讨论,又参与另外组的讨论,再参与其它组的讨论。与其让这个事情成为一个问题,倒不如顺水推舟,成为一个法则;会场中有些人不想讨论,也不想参与,那也可以离开,可以当蝴蝶。这样不会让别人看起来是不想讨论,很差劲的样子。其实这一切就跟我们在家里组织一场派对的过程是一样的,来的客人你总得告诉人家:这边是茶歇,那边是洗手间,今天来的人都是合适的人,让我们好好玩吧。所以,参加一次开放空间跟参加一场派对的过程是一样的,很简单。

 

Q:引导者的修养是在日常生活中培养还是通过其它途径来练习的?

哈里森:我可以说,我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引导,我也可以说,我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在引导。在我的工作生活中,如果可以让大家把自己的问题说出来,大家讨论讨论解决的方式是什么,结果有哪些?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,我将很高兴。但是无论什么事情,我都不会告诉那个人“你该做什么”。我会给出这样的建议:我认为这是什么样子的,或者别的人认为这是什么样子的,这样处理事情的重点是什么等等。每个人都是独立的,他是一个人。所以引导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,告诉别人现在做什么,等会儿做什么,但是我不这么做。我不去说教别人,指导别人的原因很简单,我觉得不需要这样做。只要有合适的空间,合适的时间,大家就会找到自己的方式的。如果我有什么故事,什么经验,有故事想要告诉大家的话,我就会直接找到那个人,告诉他那个故事。

当然我也会和大家强调说,千万不要信我说的,一定要自己去试试才知道,如果有作用,有效果,那我说的是真的,如果你失败了,没效果,那我说的肯定是假话。

 

Q:开放空间规则和罗伯特议事规则在使用上有什么不同?

哈里森:在美国有很开放的规则,也有些很严谨的规则,如罗伯特议事规则。没关系,你觉得哪个好用就用哪个。在有些人看来,第二种会被条条框框限制住。而且过于严格规定条条框框,人们就会过于去打破,往往会适得其反。对于我来说,我没有严格分清楚,这是自由的原则,这是严格的法则,我不会这样去分类。我的方法是你想选哪一个就是哪一个,这时你自己的选择,你要负责起你应该负担的责任。最严谨的规则,如法律,作用是让大家了解,我们不能做什么样的事情,如果做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。比如我们有交通的交规,但是未必每个人都遵守,可是如果没有交规,那么整个世界将会很乱,这是我对法律的理解。

 

Q:如何看待提出的这些问题?

哈里森:有的问题我们回过头来重新看待,会不会有一种感觉我怎么这么傻,会问这样的问题?有些问题会陪伴你一身你都找不到答案。对于我来说,有些人有些问题一辈子都解决不了,是一件好事,正是这些问题,帮我们打开了一个空间,让我们有自己的空间去想更多的问题。如果你没有问题再提出来,那么我们也没有再去想的空间了,所以我想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一个人对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。正因为你对所有问题都知道了答案,所有你没有空间再去想这个事情,再去做这个事情,就这样禁锢在那里。


       我被大家的情绪感染了,我被大家的精神感动了,感谢大家能给我机会坐在你们中间,我说出我仅能用中文说出的话,就是谢谢!